時光小說

第1517章 這個男人要攪風攪雨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第1517章 這個男人要攪風攪雨

    喬玉靈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陣仗,說是萬人宴一點也不過分,再往里面走便是他些有身份地位的人,在一處極大的廳里,專門設有桌子,這種桌子與前世在電視里看到的一樣,是那種宮里用的宴會形式。

    蕭老坐在最上方的中間,蕭島主與程芯坐在他的左側,右側則是蕭錦澤一人之位,蕭島主與程芯下方的位置空著幾個但也有兩個已經坐上,是白發老者,喬玉靈只粗粗看了一眼就知道這是島上長老的位置。

    長老位置的下方是程家的人,全都坐在最前面,可見程家在島上的位置很高。

    蕭錦澤下方的第一個位置是他的大哥蕭成澤的,緊跟著就是一個空位置,然后便是蕭島主庶出的弟弟們,還有蕭錦澤庶出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剩下的位置都給了一些,島上的主力,就是醫術極好的人。

    對面程家與幾位長老的后面,坐著的是一些島上的管理著以及家眷,若河眙島算是一個小國家,那么這些人就是大臣。

    喬玉靈與蕭錦澤的出現引起了不小的轟動,早就坐在一邊等著喬玉靈出現的程玉靜,等了半天都沒有看到人,現在看到喬玉靈她氣得嘴差點歪了。

    這個女人竟然與錦澤哥哥一起來,憑什么,到底憑什么,憤怒讓她扭曲了神色。

    其他人則紛紛猜到了喬玉靈的身份,在看到喬玉靈那美貌與氣質,大家心思各異。

    蕭老坐在上面,看著喬玉靈與蕭錦澤一起進來,臉上的笑容就沒有消失過,男的帥氣,女的漂亮,站在一起確實相當般配,再看看程家的玉靜……與喬玉靈還是差了很多。

    “祝蕭老福如東海,壽與天齊。”

    “你這孩子是不是應該跟著他錦澤叫我一聲爺爺,竟然還叫我蕭老。”蕭老用對疼愛晚輩的口氣說著,給人一種與喬玉靈關系極好的樣子。

    其他人心中暗驚。

    喬玉靈笑道:“這樣正式的場合稱您一聲蕭老是正常的,叫您蕭爺爺有些不太好,私下里叫叫便好。”

    蕭老笑著搖頭,“你這孩子喲,行了坐吧。”

    “是,這是晚輩的一點心意。”喬玉靈說著將手上的盒子送到了蕭老面前的桌上。

    “好好好。”蕭老笑呵呵點頭,看了身邊的待從一眼,待從立刻將盒子收起來打算拿到后面去,程芯忙道:“阿爹,玉靈這孩子是第一次在人前露面,大家肯定都好奇她送的是什么,不如打開讓大家看看?”

    在她心里喬玉靈只是一個山上的丫頭,永遠上不了臺面,能拿出手的東西也極少,現在送的東西,還用盒子裝起來,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

    其他人其實也好奇,只不沒有人敢開口說,現在程芯提起來了,立刻就有跟著附和表示想看看喬玉靈送的是什么東西。

    蕭老有些不滿的回瞪了程芯一眼,這個兒媳婦越來越沒眼力勁兒了,就算是想讓喬玉靈出丑,也不能擾亂了他的壽宴。

    很多人都說了起來,蕭老也沒有辦法,只得笑呵呵的打原場,“這丫頭送老夫的東西,老夫還想留著慢慢看呢,被你們看了可如何是好。”

    “大家都這般好奇,看看也沒什么的。”其中一個長老說,這位長老與程芯的阿爹關系極好,自然是向著長老的。

    長老開口了面子必須要給的,蕭老沒有辦笑,笑著讓人將盒子給了他,然后在眾人的注視下,將盒子打開,看到里面的千年人參他笑了。

    “哈哈哈,這丫頭有心了,竟然能送到老夫的心坎上。”蕭老笑呵呵的將盒子拿起來給剛才問話的那個長老看了一眼,然后這又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那長老與程芯等打算看戲的人,看到這一幕也只能是將所有的不甘都吞進肚子里。

    蕭錦澤在一邊忙解釋道:“在外面要回島的時候,玉靈知道回來后爺爺要過壽,便費盡心思尋了一番。”

    “好好好,是個好孩子,快坐吧。”蕭老忙不迭的說著。

    蕭錦澤帶著喬玉靈走到了蕭成澤旁邊的位置讓她坐下,這才自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可見喬玉靈的這次在蕭家人面前是極受重視的,很多人心里不得重新審視喬玉靈與其他人的關系。

    沒一會宴會就開始了,大家一起祝賀了蕭老,隨后便是安排的一些節目,蕭錦澤也與大家一樣,吃喝了兩口之后,就感覺自己頭有些暈,身上有些不舒服,看到這么多人,他甚至連氣都喘不過來。

    再看看中間跳舞的女子,他甚至有想要上前去抱住的沖動,感覺到自己的異樣他以為自己是因為喝了爺爺給的補湯成這樣,現在只想著回自己院子里去發泄一下便好。

    “爺爺,我出去解解酒。”蕭錦澤說完便直接離開了。

    蕭老看了蕭錦澤一眼,沒有看出來任何異樣,便沒有說話,任由他出去了。

    喬玉靈看到蕭錦澤出去拿起桌上的水果吃了一點,眸光掃視了一圈并沒有看到蕭奇澤,她微詫異就算是蕭家不受寵的,好歹也是蕭家的孩子,蕭老過壽這樣的大事兒,他竟然干脆沒來。

    正當她想著事情,就看到坐在她斜對面的程玉靜站了起來,也慌忙跟了出去,坐在喬玉靈這一方人群里的齊甜甜因為坐著靠近門口的位置,先程玉靜一步走了出去,程芯看到這樣樣子也跟著站了起來。

    喬玉靈冷笑,繼續坐著,她身邊的蕭成澤開口道:“錦澤都喝多了,別的女人都出去看了,身為他未來的正妻,你不出去看看?”

    喬玉靈回眸看了蕭成澤一眼,沒有說話,坐在上首位置的蕭老也抬頭看向了喬玉靈,他想看看喬玉靈的反應。

    “大公子這話就不對了,無論是什么身份,現在還沒有過門我們之間就是單身,現在我跟著少主出去,傳出去下面的人會不會議論我不懂規矩,島主府的規矩也不人嚴格?”喬玉靈一句話就給蕭成澤堵得死死的。

    上首的蕭老想著喬玉靈的話,莫名的感覺她說的很有道理。

    外面蕭錦澤出去目的是往回自己的院子走,還沒有走兩步,齊甜甜就跟了出來,“師父,我扶您回去吧。”

    齊甜甜是因為看出來蕭錦澤有些不對勁兒,所以才會跑出來扶。

    蕭錦澤看到齊甜甜眼底帶著濃濃的占有欲,可是他腦子還清楚,在外面他與齊甜甜就是師徒的關系,可是他還沒有說話,就看到緊跟著齊甜甜一起出來的程玉靜。

    “錦澤哥哥還是我送你回院子,再給你準備點解酒的湯吧。”程玉靜說著就上前要去碰蕭錦澤,蕭錦澤沒有躲避,甚至想更近,這會他的思維已經有些不受控制。

    齊甜甜平常看到蕭錦澤去睡那些填房就已經很氣悶,現在看到程玉靜當著她的面又去扶蕭錦澤更加生氣,可是她知道,在外人面前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默默的忍著。

    蕭錦澤看到齊甜甜忍耐的樣子,一時間有些心疼,齊甜甜是陪著他時間最久的,在加上他們兩個現在是這樣的關系,齊甜甜在他心里還是有很重要的位置的,至少不是程玉靜可以比的。

    跟著程玉靜出來的程芯看到三個人僵持著,直接開口說:“玉靜,你錦澤哥哥喝多了,快扶他到院子里休息,我一會派人送解酒湯來。”

    “是。”程玉靜扶著蕭錦澤就往特意給來的客人安排的休息的院子走去。

    “唉……”齊甜甜還想說話,程芯忙打斷了齊甜甜,“甜甜,你過來。”

    齊甜甜扭頭看向程芯不說話。

    程芯上下打量著齊甜甜笑的很是和藹,“你這孩子到了島上之后,我都沒有與我好好聊聊,來跟我聊聊你之前與錦澤他們是怎么在一起生活的,我聽錦澤說你在很小的時候就認他做師父了。”

    “是的師奶。”齊甜甜乖乖點頭,她對程芯是有善意的,這個女人是師父的阿娘,師父的親事都是由師奶決定的,她也想待在師父身邊,如果以后她懷孕了,那么孩子能不能認蕭家人,還是要通過師奶的。

    “來跟我講講,你師父那邊你不用擔心,玉靜是個細心的孩子,她會好好的照顧錦澤的。”說完之后她又有意無意的提點了兩句,“男人身邊有幾個女人都是正常的,如果想著男人的心一心在你身上,那你就錯了。”

    齊甜甜輕輕點頭,轉移話題,“我和師父相識是因為我快死了,師父救了我……”

    女人的話題總是聊不完的,一個聊自己最喜歡的過去,一個聽自己心愛的兒子過去發生的事情,兩人一拍即合,聊起來連時間差點都忘記了。

    另一邊喬玉靈一直坐著沒有動,蕭錦澤離開沒一會,蕭老便以為自己年歲大了先去休息一會,離開了。

    其他人都沒有動,倒是喬玉靈身邊的蕭成澤動了,說自己悶要出去轉轉,喬玉靈想著蕭成澤剛剛離開時,看著自己的笑容,眼神里藏著讓人看不清的東西,總感覺這個男人要攪風攪雨。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