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小說

第3132章 周游成功回馬槍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你在說什么?我聽不懂哎?老大肯定會贏的吧?”

    然而就在小火貂裝傻充愣還要繼續轉移話題的時候,秦晶晶一句話就把他釘在了原地。

    “我見過帝座。”

    沉默片刻,見虛空之中仿佛石化了般的火貂,霜雪仙子不面對周游,便冰冷一片的俏麗面容上,是最為真摯純粹的坦然:“我雖不清楚,但帝座能夠離開是她手筆吧?雖然化解了秦家與周門主之間矛盾,但帝座讓人過來,揭穿宗主被掉包的原因恐怕多有報復之意。”

    秦晶晶望著火貂傻成木雕的樣子,又補充一句:

    “瞧你模樣,這件事應當是她還在瞞著周門主?”

    被人這么直白的詢問,火貂腦門頓時出現了三道黑線:“不是,仙子你知道就知道了,說出來做什么?”

    此時小火貂有些突然慶幸,這位不喜歡拐外抹角,心思和修為功法一樣純潔如冰雪的仙子,沒當著自家老大面說。

    霜雪仙子微微蹙眉:“她為什么這么做?帝座想要取她而代之……”

    不等秦晶晶繼續說話,小火貂怕其語不驚人死不休,便立刻打斷,反問道:“既然仙子知道,為什么剛才不告訴老大?若沒猜錯,仙子是知道當年……”

    “不告訴周門主,是我不想要他知曉道侶契約的雙修生死魂契有破綻,”這一次,秦晶晶出聲打斷了火貂的試探,直白回答道:“而我猜,他們雖然定下道侶名分誓約,但還未曾有夫妻之實吧?”

    很明顯,秦晶晶對于當年舊事,也是知情人。

    火貂嘆了口氣,話都到這個份上了,他也不再裝傻:“就和當初宗主松口答應老大十里紅妝一樣,只是當年老大替代宗主進入擎天柱是意外,這次雙修生死魂契也是意外。”

    “有心算無心,不算意外了。”

    秦晶晶語氣有些落寞:“這或許便是我厭惡她的原因,方天畫戟為她,深淵陣心也是為她,甚至拿暖玉閣榻而不惜從域外天魔手里搶奪……”

    有些人,傾其一生都未必能夠謀算得到的至深情義,有些人舉手可得,卻棄之如履。

    霜雪仙子這態度,讓火貂甩甩尾巴,辯駁道:

    “你要能夠有庇護九州蒼生的大功德在身,再來談厭惡不遲,至于老大,哎,月無情故而常在,宗主本就是洪荒之初,天道……”

    似乎不想要聽火貂夸獎,所以秦晶晶擰眉打斷:“你不用提蓬萊宗主的功德,若我沒猜錯,她歷經紅塵,并非無心不懂,而是周衡利弊,無情才是,就如和周門主之間的道侶關系,恐怕也是利用半魂不穩而無法完成靈肉雙修,所以才能夠利用替身紅梅來……”

    原本籠罩秦晶晶和火貂的冰氣結界瞬間破碎,周游硬邦邦的聲音響起:

    “原來如此啊。”

    一個不慎,用力太過,打碎了秦晶晶隔音結界,導致聽壁腳失敗的周游,卻半點也沒有偷聽壁角的自覺。

    對上霜雪仙子和火貂同時瞪圓溜的眼睛,周游失態只是一瞬,一句話的功夫之后,他語聲已經恢復最初那份平淡。

    周游像是自言自語般道:“是我太過心慈手軟。”

    “你……”

    秦晶晶萬萬沒想到,周游上了擂臺,竟然還能來個回馬槍!

    你媽蠢貨!火貂答應宗主,苦心隱瞞的秘密就這么被當事人聽得清清楚楚,即便淡定如他,也忍不住在心里發出土撥鼠式的尖叫。

    聽到秦晶晶的聲音,周游垂下眼,壓去眸中情緒之后,甚至還能笑著點頭道:

    “多謝姑娘解開我的疑惑,其實我也隱有猜測。”

    只是之前,他還不太能夠確定而已。

    其實之前踏上擂臺之后,與秦家祖孫兩打了個照面的周游,還真不是故意打個回馬槍,而是察覺到火貂沒跟上,返回來找這位有著三味真火戰寵。

    只是回來就瞧見秦晶晶布下冰氣結界,隔絕外界窺聽,如果是別人,或許周游還沒辦法,但誰讓他與火貂之間有契約在。

    所以只要周游愿意,就能借火貂之眼看,耳聽,所謂秘密,一覽無遺。

    若非他們言辭之間提起故魂和雙修生死魂契種種事情,周游也不至于情緒失控之下,失手借破界珠力量毀了秦晶晶的結界。

    只是周游怎么會突然打個回馬槍,又怎么會聽到,聽了多少,秦晶晶和火貂都有種背后言說的心虛,誰也沒想到要開口質問。

    倒是周游,話到這兒,簡單說了“隱有猜測”,頓過話茬過后,便再次點頭,言歸正傳道:

    “我回來是想要借火貂,畢竟如姑娘所言,現在我靈脈受損,打架還是要靠他。”

    對于他這光明正大找外援的行為,或許是背后說人還被當場抓包的心虛,以至于秦晶晶都忘記了阻止。

    不過秦老爺子和秦琳是兩人站在擂臺上,那么周游找個戰寵二對二,似乎也沒得令人挑理。

    這邊周游利用功德力量,在秦晶晶沉默下,重新施展神行千里,再次回到擂臺上。

    跟著一起的火貂,偷偷摸摸瞅了眼像是絲毫也沒有被“帝座讓故魂放離開地獄火海”這驚天消息影響,甚至就連“深淵陣心中凌霄寶座上面宗主是替身紅梅的假貨”這件事,火貂都覺得自家老大似乎都已經順利消化掉了。

    “咳咳!”

    可這邊周游能夠鎮定,慢慢從呆若木雞狀態恢復過來的火貂,卻越發有些不安起來。

    干咳兩聲,沒管擂臺打架的事情,忽略掉那邊秦老爺子和秦琳久別重逢的客套,火貂斟酌半天之后,才試探著措辭開口。

    可話到嘴邊,原本還吞吞吐吐的火貂,突然靈光一現般,忽然就用傳音壓過秦琳的敘舊,轉而試探的猜測道:

    “老大,你該不會在將宗主送回深淵陣心時,就發現了吧……”

    聽完壁角回到擂臺的周游,見火貂還繼續傳音,不由挑眉反問一句:“發現?”

    火貂立刻意識到自己問了個蠢問題。

    自家老大發現又怎么樣,沒發現又怎么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