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小說

第二十五章 潑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都知道倒也不盡然,但真以為她一無所知,那也太小看她了。”吹了吹茶杯里騰起的熱氣,烏鴉瞇著眼睛低笑道,“她從未說過箱子的來歷,對于自己帶走了百合姐的頭之后,為什么沒有敵人追查這件事也絕口不提,這么明顯的漏洞她不可能察覺不到,這種有意回避的態度,已經可以解釋很多問題了。再加上有個眼熟的女人經常遠遠地盯著她看,一副含情脈脈又偷偷摸摸的樣子,如果她再看不出來這人是什么心思,那還是老老實實呆在源能之都過一輩子吧。”

    雪公主盯著冒泡的茶壺一言不發。

    “結果她被你誤導了,呵,她也小心翼翼的配合你的掩飾,不敢稍有放松,以至于一個月多前,姚佩環去找我的時候,提起你總和她念叨百合和玫瑰的事,玫瑰她還被嚇了一跳。嗯,其實我也被嚇了一跳,被她傳染的,但這一個多月以來,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傳播八卦這種娛樂活動對姚佩環的吸引力有多大,你應該很清楚才對,除非明確告訴她絕不要外傳,否則告訴她一件事,三天之內就能傳遍她的每個熟人,你把這些事都念叨給她聽,又很明顯沒要求她保密,這不等于要向全世界公開嘛,哪有一點隱瞞的意思。”

    “她萬一知道了你說的這些話,你是真不怕耳朵被擰下來嗎?”

    “砰”,烏鴉根本沒用力氣,就隨手揪下了自己的一只耳朵,耳朵在和頭分開的同一瞬間,已經化成了一只源能分身,一團源能從體內溢出,又重新凝聚成一個新的耳朵,烏鴉擺弄著手里的源能分身,聳聳肩說道,“沒事,我已經替她擰下來了。”

    “行,難怪小佩每次都被你氣的跳腳。”雪公主失笑道,“其實小佩那張嘴雖然快了一點,但只對于那些無關緊要的小事,所以,只要說的輕描淡寫,越隨便越好,她就會很自覺的把信息歸為無關緊要的小事了。”

    “是啊,用起來很方便。”烏鴉深有同感的點頭道,“所以我就明白了,你根本不是要隱瞞你和玫瑰的關系,也不可能隱瞞的住,你就是要通過這種方式再次昭告世界,你想念百合,而且非常在乎玫瑰,只是為了讓玫瑰置身事外,才強迫自己和她保持距離。”

    “哦?我為什么要這么做?”

    “是啊?為什么呢?”烏鴉瞇起眼睛,吃吃的笑著說道,“我的態度已經擺出來了,而且做出了讓步,所以現在大家還能暫時相安無事,至少表面上一團和氣,如果這樣還有人要把玫瑰牽扯進來,甚至試圖去招惹她,那就別怪我翻臉了,到時候萬一發生了什么事,后果自負。”

    “呵……”,端莊的公主只是輕笑,隱藏在蒸騰水霧背后的眼睛里透出一絲刀鋒般的凌厲,四周的溫度不僅沒有下降,反而變得暖和了不少。

    “無需語言,甚至連暗示都談不上,擺出態度就是威懾,不愧是冰雪之域的公主殿下,果然氣勢十足。”烏鴉鼓掌贊嘆道,“問題是,這種威脅要有一個先決條件,嗯,至少要擁有與之相匹配的力量,真能讓任何人都后果自負,否則就只能貽笑大方了。”

    “所以呢?”

    “所以?不管是公主殿下還是女王陛下,身邊沒有些眾星捧月的支持者像什么樣子?”烏鴉笑瞇瞇的說道,“我在玫瑰的回憶里看到一幕中……”

    “她連那些東西都給你看過了?”

    “呵呵,我們之間的合作和信任,恐怕比您想象的更深啊,女王陛下。”烏鴉神秘的眨眨眼,轉移話題道,“在那一幕中,蕭白發親口說過,三位強者帶頭,在城里拖住了他們大部分戰力,才導致他們的兵力捉襟見肘,只能冒險偷襲了。呵,公主殿下就是其中之一吧,甚至可能是三位領頭人里的主導者,不愧是源能世界唯一一個魂像是雪女這種詭異存在的頂級強者,也許只有您這樣的人,才有資格和百合姐并肩作戰相互守望吧。”

    “然而這個勢力龐大的所謂頂級強者,既沒能守住她的背后,也無力為她復仇。”

    “其實,百合姐也并不想復仇吧。”

    “但是我想。”溫度再次上升,幾乎恢復了正常的氣溫,似乎所有的寒氣都倒卷回她的體內,雪公主的膚色變得更加晶瑩,尤其是臉上的皮膚,已經接近透明的程度,皮膚下的血管根根清晰可見。她今天第一次沒能維持住自己的端莊,雖然面無表情,但眼神里卻隱隱透著深深地恨意,牙關緊咬,聲音廢了好大力氣,才從牙縫里擠了出來,“那是百合,我唯一的寄托,他們居然敢……居然敢……我不僅什么也做不了,甚至連她最放心不下的妹妹,都只能用這種方法來保護,我……”

    端起茶杯,潑。

    安慰?烏鴉并沒有,他只是保持著招牌式的笑容,毫無征兆的揚起手,把冒著熱氣的茶水潑到了雪公主的臉上。

    居然沒有受到任何阻礙,茶水直接潑上了白玉般的面容,在即將接觸皮膚的瞬間,所有液體全部凍結,化成一團細碎的冰碴,悉悉索索的落在雪公主的身上。

    一片沉默,空氣仿佛凝固了一樣,兩人誰也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動作,各自保持著原本的姿勢凍結了幾秒,雪公主才隨手抖落了衣服上的碎冰,眼中的瘋狂消失無蹤,坐姿神情也重現了過往的優雅端莊。

    氣氛依然壓抑,烏鴉沉默著放下茶杯,雪公主沉默著掃落最后一塊冰碴,重新為他倒上一杯紅茶,兩人的目光始終沒有交接,就像面對的只是一團空氣一樣。

    “膽子不小,不過……”放下茶壺,公主殿下目光低垂,輕聲道,“謝謝了。”

    “千萬別客氣,這么刺激的事,我早就想做了,但是一直不敢,今天好不容易找到個機會體驗一下,該謝謝你才對。”

    “我覺得怕死的人一般不敢這么說話,還是說相比怕死之外,你更怕尷尬?”

    “呵,誰知道呢。”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