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小說

794.暴戾行為(青藏王息怒無常,逼供納蘭若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青藏王一把扣住了對方的下巴,鬼邪一笑,兩眼泛著綠光,幽幽道——

    “呦呵?今日太陽果真從西邊出來了?你這丫頭何時變得這般巧言令色能說會道了呢?我依稀記著,那日捋你進宮的時候,你那一臉的清塵不沾,誰誰都看不到的眼里的冷清之色,而今日你卻卑躬屈膝,向我委曲求全?呵呵~~說說吧,你到底在密謀著什么?短短幾日罷了,怎么可能讓一個人轉性這么快?”

    納蘭若葉被青藏王扣著下巴生疼,從對方的眼中,她能夠看得出來,青藏王不是一個好對付的角色,你想隨便找個理由糊弄過去,只怕不好蒙混過關。

    納蘭若葉渾身一顫,別看眼神,驚慌失措道:“我及來此,也就沒有了任何出路,換言之……殿下……我若是……我若是……你會放我走嗎?”

    青藏王稍微一冷,扣著納蘭若葉下巴的手松泛了下來,他轉而態度,鬼邪微笑,撫著納蘭若葉的臉龐輕輕拍了兩下,冷笑道——

    “你在想什么美事呢?這怎么可能?為了找到你,我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是吧?納蘭靜官?”

    聽到這里,納蘭若葉驚怔,渾身的汗毛嗖得一下全部豎了起來。

    納蘭若葉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緩緩回頭,驚悚道:“殿下……殿下……這是何意?”

    青藏王一手甩開了納蘭若葉的臉,身體長得筆直,他背過身去,雙手交叉背后,冷傲蔑視,城府極深,這背影讓人看去生寒。

    青藏王不急不慢,幽幽道:“綏域不知從何時來了一名美女醫官,醫術高明,但凡她經手的病人,不管是垂垂老矣的暮色之態,還是渾身瘡痍的瀕死之態,她都有本事讓其妙手回春,重返健康——有這等本事之人,勢必不是我們的鬼族,鬼族只有殺伐權,作為鬼王我有能力本事判人生死,卻無能力續人性命,即便是用非常手段幫人續了性命,也是付出慘痛的代價的……所以,據我觀察,蘭醫師你的身份只有一種——你是天門的靈族修武之士!雖然你把自己的靈氣偽裝的極好,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你的醫術和手段,早已經出賣了!”

    納蘭若葉驚呆了,竟沒想自己父親抓母親入宮,并非是表面做春藥這么簡單,而這背后的玄機,讓人毛骨悚然。

    此時此刻,納蘭若葉心中已經對自己父親有了定數——

    變態,鬼畜,色情狂外加腹黑漢……

    自己的父親怎么可以是這樣一個人?

    自己都為有這樣的父親而感到羞恥至死!!

    早知道如此,自己還不如什么都不知道,也比現在過得開心的多!

    但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再也沒有回旋的余地,納蘭若葉已經選擇了踏出這一步,就要認清現實,一步一步走下去。

    納蘭若葉依然伏地大拜,明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而在關鍵時期,自己絕不能夠承認身份,因為極有可能這青藏王并非抓住絕對的證據,這是故意在詐自己的話,逼著自己心態崩裂,然后再想辦法處置自己。

    所以,在沒有對方亮出來證據,能夠證實納蘭若葉現今身份就是天門靈女的時候,打死也不能承認。

    納蘭若葉已經下定決心,這方伏地不起,直呼冤枉:“殿下冤枉了小的了……小的不過是醫術稍稍比旁人強了些許,也不過是常人一個,這天門靈女,非常人所能及,蘭靜官就是凡胎俗子,怎么可能有機緣,結緣仙靈之道呢?”

    聽到這里,青藏王霍然轉身,冷視睥睨,俯視冷笑道:“呵呵?還真是一張伶牙俐齒的嘴!慣會狡辯……看來這幾日讓你光色春光,并沒有讓你有所意識!所以,不知道是你的嘴巴硬,還是我的拳頭硬!!”

    說著,青藏王出其不意,一腳踢在了納蘭若葉的腰上,納蘭若葉這輕飄飄的身子骨,當即騰空飛去,砸到了宮殿前面之上。

    納蘭若葉驚恐眼神未定,只感覺自己腹部一陣陣劇痛襲來,她深知,這一腳下去,自己的肋骨至少斷裂三根。

    青藏王腳下無聲,瞬移飄去,待納蘭若葉撫著肚子,倚著墻頭緩緩立身之際,她抬頭間看到的是青藏王那一張鬼畜的變態的冷笑臉。

    青藏王挺立身子,鬼邪妖氣升騰,他似笑非笑,嘴角抖動,這樣的表情可比那兇神惡煞更加恐怖的多。

    又冷又美艷的臉,毫無憐憫之心,這樣暴戾而又息怒無常的人,是不是心態有問題?

    納蘭若葉越發對自己的父親感到失望,打死她也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竟會是這樣一個人渣,對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醫者,慘下痛手。

    青藏王陰著半張臉,笑著半張臉,又是一副厭世不公的態度,繼續逼宮道:“螻蟻之輩,卻在苦苦掙扎什么?你以為自己堅守立場,你們的國家就會對你這種被遺棄的無用之才刮目相看了嗎?呵呵呵,還真是天真到了極點!納蘭紫英什么樣的女人?眼高手低,嫉賢妒能,看不起弱兵,又嫌棄累贅——她把你們這些無用之才送到我這里,不過是想著讓你們換一種死法,她那么沽名釣譽,對于你們這些累贅,明明厭棄,卻又不想臟了自己的手,給你一個好聽的名聲,算是體面的官銜,就送到了我這里,你們還傻呆呆地以為,你們的國家沒有遺棄你們嗎?呵呵~~愚蠢之極!”

    納蘭若葉馳目而視,抬頭仰視自己的父親,那一張雖是美艷,但是早已經沒了人形的臉,在納蘭若葉眼中是扭曲的……

    說到這里,青藏王還覺得遠遠不夠,繼續惡意諷刺道:“你可知道你知道肥羊披著狐貍皮,掉到了狼窩里,會是什么下場嗎?自作聰明,倒是太過低估鬼族的智商了嗎?納蘭靜官,你可想清楚自己的身份了嗎?”

    納蘭若葉低頭苦笑,良久她悶著嗓音,顫抖著音量,咬了咬牙道:“即便不是螻蟻之輩又如何?難道弱小的人就沒有活下去的資格嗎?就是因為知道弱小,才要比一般人付出更多,才能夠爭取活下去的資格,這才應該是生命最可貴的地方吧……你們這些強者根本體會不到!身形弱小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有些人,看似強大,卻根本不知道活下去的意義為何……這種人!才是真正可笑!!!”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