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小說

341:帶回去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一個星期之后。

    親子鑒定出來了。

    莫老爺子和莫老太太親自去醫院拿鑒定結果。

    看清楚鑒定結果上的字時,莫老太太的眼睛都紅了。

    是親生的。

    真的是親生的。

    原來緣緣就是冰冰。

    老兩口商量了下,便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了莫百川。

    聞言,莫百川驚訝的道:“爺爺奶奶,你們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他從未想到,他的女兒居然還活在世上。

    莫老太太紅著眼眶道:“是的!沒錯!她就是冰冰!百川你看,這是親子鑒定。”

    莫百川接過親子鑒定,心里萬分激動。

    活著。

    他的女兒真的還活著!

    “爺爺奶奶!那我們趕緊去接冰冰回家吧。”

    “好!好!”

    莫百川買了一堆營養品,抱著莫志遠,和莫老爺子還有莫老太太一起去京華村。

    今天是周六。

    周大偉和倪成貴都休息,兩人帶著緣緣去公園放風箏了,并不在家。

    所以幾人只好先去倪家等著。

    倪翠花今天在家,她給三人泡了茶,有些好奇的道:“親家,你們找成貴姐是有什么事嗎?”

    莫百川拿了這么多營養品,他們應該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

    莫老太太道:“煙煙媽,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瞞著你了,緣緣其實就是百川的女兒冰冰,緣緣是我的親孫女!”

    什么?

    倪翠花直接就愣住了!

    這是怎么回事?

    好半晌,倪翠花才消化了這句話,“那、那你們今天是過來要回緣緣的?”

    倪成貴和周大偉把緣緣當成命根子。

    倪翠花無法想象接下來的事情。

    兩邊都是她的親戚,她也不好多說些什么......

    如果莫老太太真把緣緣接走了,那倪成貴和周大偉兩口子怎么辦?

    他們要怎么活下去。

    莫老太太點點頭,“當初我們根本不知道冰冰還活著,我們要是知道她還活著的話,肯定早就過來找了......”

    語落,莫老太太接著道:“煙煙媽,當初成貴和大偉兩口子是在哪里發現冰冰的?”

    倪翠花道:“他們是在廣桂旅游的時候,發現緣緣的。”叫緣緣叫習慣了,突然改成冰冰,倪翠花有些不適應。

    “廣桂?”莫老太太皺著眉道:“廣桂距離京城有好幾千里地呢!冰冰怎么會出現在廣桂呢!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倪翠花也覺得奇怪,而且那時候,莫家還發現小孩子的尸體了......

    就在這時,趙漁領著小倪云回來了。

    “爺爺奶奶你們怎么來了?”趙漁看到莫百川,很驚訝的道:“我大哥也來了!”

    這么長時間,她從未見莫百川來過倪家。

    今天倒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多多回來了。”倪翠花站起來道:“多多啊,你去打個電話給你媽,讓她回來一趟。”

    這件事倪翠花也不知道怎么處理好,緣緣畢竟是倪煙用生命護下來的孩子,這件事肯定要通知她的。

    趙漁也意識到肯定是發生什么事了,點點頭道:“好的外婆,我這就去。”

    聽到趙漁的語調不對,所以倪煙在接到電話后就馬上回來了。

    她回來的時候,倪成貴一家三口還沒回來。

    “爸媽,你們來了,是發生什么事了嗎?”倪煙一邊往里面走著,一邊松開卷起來的袖子,剛好遮住了手腕間的桃核。

    莫老太太站起來道:“煙煙。”

    莫百川也跟倪煙打招呼,“六嬸。”

    倪煙點點頭。

    倪煙坐下之后,莫老太太說起了緣緣的事情。

    “媽,你們是不是搞錯了?”緣緣怎么可能是莫百川的孩子呢?

    這事兒也太玄幻了!

    就像做夢似的。

    “沒搞錯!”莫老太太將親子鑒定報告遞給倪煙,“這是親子鑒定,你看一下。”

    倪煙愣了下,伸手接過親子鑒定,看清楚上面的內容后,她仍舊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當初莫冰冰是死在莫家后花園的。

    如果莫冰冰沒死的話,那發現的尸體又是誰的?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看莫百川的架勢,他應該是想把緣緣要回去。

    真把緣緣要回去了,倪成貴和周大偉又該怎么辦?

    這件事太棘手了。

    倪煙微微蹙眉。

    趙漁也覺得不可思議。

    她首先想到的就是輩分問題,她現在得叫緣緣小姨,可如果緣緣變成莫百川的孩子電話,那她就變成緣緣的姑姑了!

    這樣一來,緣緣就變成了她的大侄女!

    沒想到緣緣居然是莫百川的女兒。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笑聲。

    是倪成貴他們一家三口放風箏回來了。

    聽見聲音,莫百川立馬站起來,往外走去。

    莫老太太和莫老爺子立即跟上。

    緣緣走在前面,手里拿著一串冰糖葫蘆,哼哧哼哧地往前跑著。

    倪成貴緊張地跟在后面,“緣緣你跑慢點,別摔著了。”

    “媽媽你放心,我是不會摔跤的!”

    看到從門里跑出來的莫百川,緣緣停了下來,好奇的看著莫百川。

    她好像從來都沒見過這個叔叔呢。

    “冰冰!”莫百川看到緣緣,紅著眼眶大步走過去,想一把抱住緣緣,可緣緣卻嚇到往倪成貴懷里一躲,“媽媽!”

    倪成貴護住緣緣,有些不解的看著莫百川,“小莫他大侄子,你有事嗎?”

    看到自己的親生女兒,竟然這么怕自己,莫百川非常傷心,梗著嗓子道:“冰冰,我是你爸爸啊.......讓爸爸抱抱好不好?”

    莫百川態度強硬的要抱緣緣。

    緣緣被嚇壞了,抱住倪成貴的脖子,“媽媽我怕!爸爸媽媽我們快回家!”

    見此,莫百川更傷心了。

    他的女兒,竟然叫別人爸爸!

    “冰冰!我才是你爸爸!”

    倪成貴和周大偉皆是一臉震驚的看著莫百川。

    他在說什么?

    他說他是緣緣的爸爸?

    他們是聽錯了嗎?

    倪成貴的臉色有些白,“小莫他大侄子,你就別開玩笑了。”

    “我沒開玩笑,”莫百川一臉認真的看著倪成貴和周大偉,“我就是孩子親生父親,感謝這段時間二位對冰冰的照顧。”

    說到最后,莫百川深深地鞠了一躬。

    倪成貴抱著緣緣往后退了好幾步。

    不!

    不可能!

    莫百川肯定不是孩子的親生父親。

    搞錯了,一定是搞錯了。

    倪成貴也想過緣緣的親生父母可能會來找,但她沒想到會來的那么快。

    廣桂和京城有幾千里的路程呢!

    緣緣怎么可能是莫百川的孩子。

    “你、你搞錯了吧!”倪成貴的聲音在發抖,“緣緣是我女兒!她是我女兒!”

    周大偉伸手護在母女二人前,“緣緣我女兒!請你不要在這里胡說八道!”

    莫老太太從后面走過來,動容的道:“成貴,大偉,你們兩口子聽我說,緣緣她就是我的孫女莫冰冰,她是百川的親生骨肉......”

    “不是的!不是的!她是我女兒!”倪成貴緊緊抱著緣緣,“緣緣是我的!你們誰也別想搶走她!她是我的!”

    莫老太太又把親子鑒定的報告遞給倪成貴,“成貴,你看看這個。”

    倪成貴沒有伸手去接。

    邊上的周大偉接過親子鑒定,臉色漸漸的白了,轉頭看向倪成貴,“成貴......”雖然很難接受這個事實,但這就是事實。

    鑒定報告上寫著,緣緣是莫百川的親生女兒。

    “我不想看!”倪成貴抱著緣緣,“我們快回家!”

    周大偉跟上倪成貴的腳步。

    倪成貴直接拴上了院子門,其他人被關在外面。

    莫老太太看向倪煙,“煙煙,要不你去幫著勸勸你大姨?”

    倪成貴最信任倪煙,也最喜歡倪煙,倪煙說的話,她肯定會聽倪煙的。

    倪煙搖搖頭,“媽,不好意思,這件事我沒法插手。”

    不是沒法插手,而是無從插手。

    倪成貴視緣緣為親生骨肉,把緣緣看著比她自己的命還重要。

    當初緣緣剛抱回來的時候才五六月,是倪成貴和周大偉夫妻倆一把屎一把尿地將緣緣養大......

    整整三年。

    也是一個孩子最難養的三年。

    莫百川在這個時候把孩子要回去的話,換做是誰,恐怕都無法接受。

    “可冰冰是我的孩子!不管怎么樣,我今天都要把冰冰帶回去!”莫百川堅定的道。

    “你是孩子的父親沒錯,但你沒有盡到一個父親該盡的責任。”倪煙抬頭看向莫百川,“你知道緣緣為什么會出現在廣桂嗎?當時倪阿姨和姨夫是在深山老林里撿到緣緣的,如果不是倪阿姨和姨夫的話,早就沒有現在的緣緣了!”

    當時緣緣才幾個月大。

    深山老林里什么都有,一旦天黑了,緣緣絕對活不到第二天。

    莫百川愣了下。

    他也覺得非常奇怪。

    他到現在也沒能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普通人根本進不去莫家。

    當時莫家的后花園里明明出現殘缺的尸體。

    正因為看到尸體了,所以莫百川才一直認為,女兒已經死了。

    莫百川憤怒的道:“冰冰為什么會出現在廣桂?說不定倪成貴和那個周大海就是幕后真兇!他們就是人販子!他們偷走了冰冰!”

    “在沒有找到證據之前,請不要隨便污蔑好人,這樣太傷人心!我能理解你現在的心情,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倪阿姨和姨夫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人!”

    語落,倪煙接著道:“你要是想搞清楚這件事的話,得去你丈母娘家一趟,他們肯定知道真相。”趙景蓉那種人連親生兒子都害,更別說女兒了。

    而且倪煙有種直覺,趙景蓉的母親肯定參與在這件事里面。

    要不然,僅憑趙景蓉一個人,唱不成這出大戲。

    莫百川微微皺眉。

    如果不是倪煙提醒,他根本就沒想到趙景蓉。

    莫百川轉身就走。

    莫老太太趕緊問道:“百川你去哪兒?”

    “我去趙家一趟。”

    車速非常快,沒一會兒就到了趙家。

    趙景蓉入獄之后,沒了莫家幫襯,如今的趙家已經沒有往日的光輝了。

    趙太太為了給自己贖罪,正在佛堂念經,她已經堅持吃素一年多了。

    莫百川走到佛堂,直接開門見山,“媽,我找到冰冰了。”

    不管怎么說,趙太太都是兩個孩子的外婆,莫百川理應叫她一聲嗎。

    “啪嗒!”

    趙太太的手上的佛珠掉在地上,散落一地。

    “真、真的嗎?”

    莫百川微微皺眉,“您果然知道真相!您告訴我,當初為什么要騙我們說冰冰已經死了!”

    趙太太紅著眼眶道:“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瞞著你了.......”趙太太說起了那件塵封的往事。

    “可能是老天爺聽見了我的禱告,所以又把孩子送回來了!百川,百川你告訴我,冰冰現在在哪里?我想去見見她!”

    “我想親自跟她道歉,是我這個做外婆的對不起她。”

    莫百川直接甩開趙太太的手,“夠了!你沒資格做冰冰的外婆!”

    他怎么也沒想到,莫冰冰居然是被人送走的。

    而且這兩個人一個是孩子的親媽,一個是孩子的親外婆。

    當初他太信任這兩個人了,所以才沒有懷疑的。

    倪煙說得對。

    這件事他也有責任。

    身為孩子的父親,他沒有看好孩子,也沒有在孩子出事之后,第一個發現問題。

    如果他早些發現問題的話,就不會和親生骨肉分離那么長時間了。

    從趙家出來,莫百川坐在車里,抱著方向盤,奔潰的大哭了一場。

    太失敗了!

    他的人生太失敗了!

    這是莫百川第一次這么肆無忌憚的哭。

    因為過度自信,他錯過了自己最愛的人。

    因為過度自信,他差點失去自己的親生女兒。

    ......

    須臾,莫百川擦干淚水,驅車離開。

    京華村。

    關上門之后,倪成貴還拿來很多東西擋在門上,以防萬一莫百川會破門而入。

    緣緣是她的女兒,更是他們夫妻倆的精神支柱。

    他們離不開緣緣。

    真的離不開......

    緣緣看他們這樣,有些好奇的道:“爸爸媽媽,你們在干什么呀?”

    倪成貴擠出一絲笑容,“爸爸媽媽在跟倪煙姐姐姐他們玩游戲呢。”

    “玩游戲!”緣緣開心的拍著手掌,“我喜歡玩游戲!可是媽媽,你的眼睛怎么紅了?你哭了?你為什么哭啊?是不是壞人欺負你了!”

    倪成貴搖搖頭,“沒人欺負媽媽,媽媽這是眼睛里進沙子了。”

    眼睛里進沙子是個很爛的借口。

    但緣緣才四歲而已,她還分辨不出真假。

    緣緣伸開手要倪成貴抱。

    倪成貴抱起緣緣。

    緣緣捧著倪成貴的臉道:“我給媽媽呼呼,媽媽就不疼了,媽媽以后要乖,要小心一點哦。”

    倪成貴鼻子一酸,忍不住又哭了出來。

    她舍不得。

    她真的舍不得。

    “媽媽,你怎么了?”緣緣嘴巴一癟,也跟著哭了出來,“媽媽別哭了......嗚嗚......”

    周大偉走過來,“別嚇著孩子了,我們先進屋吧。”

    倪成貴惹住淚意,跟著周大偉往屋里走。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莫老太太的聲音,“成貴,大偉,我知道你們兩口子舍不得冰冰,你們把冰冰養這么大也不容易,但也請你們理解下我們,當初我們也不是故意弄丟冰冰的,這些年來,我們也很想冰冰......”

    “你們兩口子把門打開,咱們坐在一起喝杯茶,然后慢慢說,就算我們真的把冰冰帶回去了,你們兩口子以后也還可以看到冰冰,咱們可以像親戚那樣,來回走動,你們兩口子放心,我們莫家絕對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

    緣緣畢竟是莫家的骨肉,帶回去是肯定的。

    倪成貴堵住自己的耳洞,可聲音還是無孔不入往耳朵里鉆,跟魔咒似的,趕不走......

    緣緣好奇的道:“爸爸媽媽,冰冰是誰啊?我認識她嗎?”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