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小說

第1334章 染染,我回來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出了正月,白興倉帶隊,所有從上都城過來陪白鶴染過年的人都要回去了。

    這一次白蓁蓁也跟著一起走了,因為那邊還有今生閣,還有那么多生意,白鶴染不在京中,擔子全都壓在她身上。

    雖然有個迎春還有葛家兄妹可以分擔,但少了她,還是少了一個可以當家作主的人。

    紅忘也得帶著君靈犀走,如今他不但擔著紅家的一部份生意,他還是最年輕的狀元郎。

    皇上早有過話,待這次回去后,就要封他為左丞相了。

    白燕語也得走,凌王府不能一直沒有女主人,天賜鎮外買了那么多地皮,這兩年多下來建設得已經有一定的規模了。

    白蓁蓁管京里的鋪子和城外的藥山,這些新買下來的地皮上的事,就都由她這邊負責。

    她肩上的擔子也重,不走不行。

    終于把該送的都送走,白鶴染回頭,站在她身后,就只剩下一個四皇子,君慕息。

    “四哥。”

    她問,“你走嗎?”

    君慕息搖頭,“四哥不走,陪著你,直到凜兒回來。”

    “那他回來之后呢?”

    她神色落寞,“四哥以前就說過會送我出嫁,你自己說過的話可不能食言。”

    他笑了開,“好,送你出嫁。”

    半年后,白鶴染的身體徹底恢復。

    她又去了一次寒甘,用半身血液將毒障加固,讓寒甘大地上的人們再一次陷入沉睡。

    君慕息管不了她,就只能由著她,然后把虛弱無力的人抱回府上,好好調養。

    好在血液生得到也快,不出十日,白鶴染又是神采奕奕。

    寒甘邊境有一個日歷牌,是白鶴染做的,每天都在記錄著東秦太子失蹤的天數。

    這一天,太子失蹤滿三年,落修和劍影二人從寒甘那邊回來,一路連滾帶爬地沖到了公主府里,進門就喊:“主子,王妃,寒甘異動,冰山墓地那處有變化了!”

    又是一次寒甘風雪,狂風刮面暴雪迷眼的那一刻,落修整個人都在激動地顫抖。

    他太熟悉這種感覺了,太熟悉這樣的風雪了,三年前他家主子失蹤,就是在這樣的風雪天氣,就是在這座冰山墓地面前。

    一切都是一樣的,那是不是意味著,主子就要回來了?

    巍峨冰山,一個漩渦在風雪中漸漸清晰。

    白鶴染盯盯地看著那個漩渦由小變大,清楚地感受著四周空氣都跟著波動起來。

    寒甘大地輕輕顫抖,就連面前這座冰山都幾次發出支離破碎的聲音。

    漩渦旖旎,色彩斑斕,她失聲驚語:“時間洞,果然是時間洞!”

    身邊人不明白時間洞是什么意思,但看白鶴染狂喜的神情,所有人都在這一刻意識到今天一定會是一個大日子。

    失蹤多年的東秦太子,很有可能就要回來了!    她往前跑去,君慕息緊緊跟在后面,目光緊隨這個小姑娘,心里頭竟生出幾分恐慌。

    他下意識地叫了聲:“阿染!”

    可是后面的話卻不知該如何說。

    想說你不要靠近嗎?

    還是想說你不要沖到那個漩渦里面去?

    都說不出口,她是他的弟妹,縱是他護了她三年,她依然只是他的弟妹。

    如果她要沖到漩渦中去找他的弟弟,他又有什么理由說出阻止的話?

    當年蘇婳宛凄厲的聲音又在耳邊回蕩起來:“你早就變了心,你的心里早就沒有了我。

    你于我只不過是虧欠,而你之于她,才是鐘情。

    君慕息,你居然愛上了自己的弟妹,你憑什么?

    她又憑什么?

    我蘇家家破人亡,我以為我始終還是能得一個你。

    可是你也要離我而去,你要我怎么活?

    你把我的心還給我,也把你的心還給我!”

    他還不出了,也不知是從哪一回起,再見到這個小姑娘,心就已經還不回去了。

    罷了,天意命數,他終究是逃不過的。

    白鶴染的腳步在沖到一半時停了下來,漩渦掀起的風雪太大,他縱是緊隨其后,也漸漸看不清楚小姑娘人在哪里了。

    他慌了,大聲地喊:“阿染!阿染!”

    白鶴染的聲音很快傳來,她告訴他:“四哥,我看到君慕凜了,你說我是不是眼花了,這么大的風雪,我卻在那漩渦中看到君慕凜了!四哥,他回來了,他終于回來了!”

    風雪停了,漩渦消失,又像三年前一樣,突然來,又突然止。

    只不過這一次不同,三年前是少了一個人,三年后,是多了一個!    “哇”地一聲,白鶴染大哭起來,都忘了再跑上前去,都忘了要去擁抱那個她等了三年的人。

    就站在原地哭,哭得這一方天地都跟著委屈。

    對,就是委屈,而不是悲戚。

    她恨不得把這三年的委屈全都哭出來,一邊哭還一邊控訴,她指著面前的人道:“你這個沒良心的,一個人去后世逍遙自在,卻留下我在這里一等三年。

    君慕凜,說好了我們一起打寒甘,我把精兵都帶來了,你為什么一個人沖了過去?

    你是不是怕我用五萬兵就換走寒甘一半國土?

    你是不是覺得這筆買賣太不劃算了,所以你反悔了?

    你個混蛋,要反悔你就直說,大不了我不要寒甘不行嗎?

    至于你偷偷摸摸的自己去打嗎?

    你知不知道我等你的這三年有多難?

    你知不知道我找不到你心里多害怕?

    君慕凜你就是個混蛋!嗚……”    她罵不下去了,整個人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幾乎都要斷氣。

    君慕凜也懵了,急匆匆地跑到她跟前,一把抓起她的小手,突然就覺得眼前這小姑娘變化實在太大,那種感覺就像……就像一夜之間突然長大了。

    可是他們才多久沒見?

    他從歌布回來,立即點兵往寒甘,這來來回回也就幾個月工夫,怎么好像經過了好幾年?

    小姑娘個子都長了,頭發也長了,人比之前瘦了好幾圈兒,好像是又回到當初在文國公府里被虐~待到沒飯吃的樣子。

    他一下就慌了,“染染,怎么回事?

    到底出了什么事?

    你剛剛說的那些我為什么聽不懂啊?

    什么反悔了要不給你寒甘,我哪里有過那樣的想法,我只是不想你出危險,只是怕翻那座雪山太耗費你的體力。

    我也怕火槍無眼會傷了你,我就想把你好好保護起來,一點兒傷害都不讓你受。

    寒甘我去打,打完了你想要多少就要多少,都拿去也無所謂。

    染染,我真的不是故意拋下你,我一定要相信我。

    對了,還有還有,你說的三年是什么意思?

    什么三年?

    是說我走了三年嗎?

    開什么玩笑,明明我才走了三天啊!”

    所有人都驚呆了!    三天?

    怎么會這樣,怎么可能只有三天?

    他們明明一起等了三年啊!    四皇子君慕息也怔住了,見白鶴染不再說話,他走上前,主動開口:“凜兒,不是三天,是三年,你失蹤整整三年,阿染一直都在等你。”

    他說著,回手指向寒甘大地,“凜兒你看看,這就是寒甘,是不是與你離開的時候大不相同了?

    確實是不同了,因為你在寒甘失蹤,阿染動了大怒,用一身血液和七十年的生機封住了一整個寒甘國。

    凜兒,她養了三年,起死回生,才剛剛好起來。”

    君慕息也說不下去了,白鶴染的三年,卻只是君慕凜的三天,這世界何其不公。

    “三年,整整三年了。”

    白鶴染終于又開口說話,她告訴君慕凜,“我說過,如果你不回來,我就要整個寒甘來為你陪葬。

    你該慶幸你回來了,否則心懷天下的天賜公主,就要化身為惡魔,以殺盡寒甘人的方式來泄我之憤怒。

    君慕凜,你該慶幸你回來了,否則我就要試一試我來到這世界時的方式,試試看用那樣的方式能不能再一次遇見你。”

    她走上前,掂起腳攬上他的脖子,“三年了,我長高了,卻還是要掂起腳尖才能夠到你。

    君慕凜,歡迎回來!”

    她的吻上他的唇,不管有多少人在看著,她就是要吻他。

    她要把這三年的相思全都吻回來,她要把這三年的委屈全都用這個吻說給他聽。

    她幾乎是瘋狂的,沒有理智的,這一個吻,君慕凜嘗出了生離死別的味道。

    終于分開時,她的唇都腫了,他想笑她,嘴角一翹,卻翹出了眼淚。

    “染染,好染染,我不知道,我以為只有三天,我還想著才三天你也不會到。

    染染,我若早知我的三天就是你的三年,我一定早早就回來。

    可是……”他說到這里又搖頭了,“可是我也沒有辦法回來,一個漩渦把我吸了進去,三天之后才又有另一個漩渦再把我送了回來。

    染染,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你打我吧,都是我的錯。”

    他把小姑娘攬進懷里,混世魔王哭得他的一眾屬下都看不下去了,紛紛轉過身。

    可轉身是轉了身,卻也一個個開始抹眼淚。

    落修說:“主子,王妃太不容易了,您以后可一定得好好對她。”

    君慕凜想起一件事來,他將懷里的小姑娘暫時拉開,從懷里摸出一樣東西。

    “染染,我去的地方好像就是你說過的那個平行世界,這一趟我也沒有白走,你看,我給你帶禮物了。

    那邊的人說,男子向女子求婚,這種東西是必須得有的,我給你帶來了。”

    她往他手上看去,精致的心型盒子里,赫然放著一枚鉆石戒指。

    鉆石很大,至少也有兩克拉。

    她一把將戒指抓在手里,聲音哽咽:“我滿十八了,帶上你的聘禮,到歌布娶我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