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小說

第三百二十六章 誰給誰開瓢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第三百二十六章誰給誰開瓢
“找揍啊!”
眼看這個醉漢拿著啤酒瓶便想給自己開瓢,郭洋的男朋友頓時大怒。雖說平時他比較慫,但現在當著郭洋和這么多人的面,他退無可退,沒法再慫。所以怒吼一聲,他便舉起拳頭,直接一拳打向這個醉漢的面門。
“嘭。”
“咔擦。”
只聽到一聲脆響,醉漢手中的啤酒瓶便和郭洋男朋友的拳頭來了一次親密接觸。郭洋男朋友的拳頭一瞬間便被破碎的玻璃渣扎遍,無數鮮血不停的溢出。
用赤手空拳的拳頭硬抗啤酒瓶,這郭洋男朋友也是沒誰了。他的拳頭要不破,還真是天理難容!
“嗷,我的手,我的手。”
抓著自己的手腕,看著插了無數玻璃渣的拳頭,郭洋男朋友發出了一聲聲慘絕人寰的慘叫。他看著自己鮮血淋漓的拳頭,是疼的心都碎了。
“該死。”
“大家一起上。”
“媽的,動手!”
眼看郭洋男朋友被打,郭洋男朋友身后的幾個同學也忍不住了。事已至此,郭洋男朋友背后的幾個同學也開始動手,直接和幾個醉漢混戰起來。
這幾個醉漢似乎并不是師大的學生,他們打架的手法很老道,招招陰險陰損,直指要害。所以在幾個醉漢的圍毆下,郭洋男朋友的同學,已然岌岌可危。
“小子,是你剛才打的老子吧?”
在幾個同伙壓著郭洋男朋友的幾個同學打,把郭洋男朋友的同學按在地上摩擦的同時。這個之前被呂雕抱頭,又把郭洋男朋友廢了的醉漢,便緩緩走到呂雕身旁。
他手中拿著啤酒瓶,盯著面前的呂雕,眼中滿是濃濃的厲色,是一臉的不善。顯然他準備動手,給呂雕開瓢,讓呂雕也嘗嘗被人打破腦袋的滋味。
“你,你想做什么?”
這醉漢的動作顯然嚇到了呂雕,呂雕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人,他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他那點力氣和本事,根本就不是這醉漢的對手。所以此刻看著醉漢,呂雕小心翼翼,身怕醉漢真的動手。
剛才他之所以能把醉漢爆頭,那是打了一個出其不意。是在醉漢沒注意的情況下,直接把醉漢爆頭。實際上,在醉漢注意的情況下,他根本就打不中醉漢。這醉漢雖然喝醉了,但身體的本能還在,常年打架的他,那會被人那么輕易就被人打中。如果真會,那他活不到現在,他早就被人廢了。
“我告訴你,你敢動我一下,你會完蛋。”
“我告訴你,我爹是縣長。你動我一下,我爹絕不會放過你!”搬出呂縣長,呂雕惡狠狠的盯著這個醉漢,大聲威脅這個醉漢。
“呵呵,你覺得我會信?”
醉漢掃了呂雕一眼,眼中滿是濃濃的不屑:“你爹是縣長,那我爹還是省長,還是總統,還是皇帝老兒呢。我說我姓愛新覺羅,是五阿哥,你信?”
“別和我扯淡,敢給我爆頭,你覺得我會放過你!”
冷眼盯著呂雕,這醉漢把玩著手中的啤酒瓶:“今天我就要開了你的瓢,看看你腦袋里到底是漿糊,還是豆腐渣!”
“你。”
眼見這醉漢沒有住手的意思,呂雕只能求救的看向王大志。他知道王大志的實力,知道王大志一出手,那這醉漢肯定會被王大志輕松制服。
“呵呵。”
醉漢顯然不信呂雕得威脅,他也始終沒把不說話不出聲的王大志放在眼中。在他眼里,王大志就是一個慫貨,已經被嚇傻了的慫貨。呂雕指望一個慫貨救他,他豈不是覺得很可笑?
“大志兄弟,救我,救我啊。”
眼見自己背后就是墻壁,已經退無可退了。呂雕沒辦法,只能向王大志求援。現在,他覺得也唯有王大志能救他了了。他覺得,王大志絕不會袖手旁觀,看著他被開瓢。
“哥,你救救他,別讓他挨揍。”
沒等王大志動手,這呂雕的女朋友,這小姑娘便忍不住了。這小姑娘拉著自己哥哥的胳膊,便哀求自己的哥哥。
“行,哥管他。”
小姑娘的哥哥陳哥雖然對呂雕很看不上眼,但既然自己妹妹都這么說了,那他也不能看著呂雕挨揍。畢竟不管怎么說,現在呂雕都是他妹夫。如果他看著呂雕被開瓢,這事傳出去,他也沒面子。
如果他不知道這事,因為看不上呂雕,他才不會管這事。如果小姑娘不在,那他還巴不得呂雕被開瓢。但現在不行,他不能讓自己的妹妹誤會自己,讓自己的妹妹對自己心涼。
所以陳哥只好出手,他邁步走出,看向這個醉漢:“兄弟,給我個面子,這事就算了。”
“給你面子,你算老幾?”
聽到陳哥的話,這大漢斜眼瞥了陳哥一眼,顯然不準備給陳哥面子:“這小子爆了我的頭,你說算就算,你覺得可能?”
“兄弟,話不是這么說的。這事都是誤會,大家都誤會了對方。這樣這頓飯我請,給兄弟一個面子,如何?”
遞給醉漢一根煙,陳哥還是十分客氣和禮貌。這飯店畢竟在師大街,挨著省師范大學。他不想把事鬧大,因為傳出去,對誰都不好。
“呵呵,滾!”
不過醉漢顯然不準備給陳哥面子,沒接陳哥遞來的煙,他便斜眼掃了陳哥一眼:“現在不滾,信不信我連你一塊揍!”
“兄弟,這就過了啊。”
眼見醉漢不接煙,而且還厲聲威脅自己。見到醉漢這么不給自己面子,一向好面子的陳可,此刻臉上那里還能掛得住。對身后兄弟做了一個準備動手的手勢,他冷眼看著醉漢:“兄弟,大家都在這一片混,得饒人處且饒人。否則事情鬧大了,你我誰也得不到好。”
“我勸你還是別沖動,我不是不敢動手,而是不想動手。今天是新生開學的大好日子,你最好也收斂點,別給臉不要臉,不知好歹!”
“媽的,找打!”
聽到陳哥威脅的話,醉漢那里還能忍。他二話不說,舉起手中的啤酒瓶,便用啤酒瓶直接砸向陳哥。他要讓陳哥知道,得罪他的下場。
喝醉了的人,向來沖動,向來辦事不計后果。更何況這醉漢之前還被呂雕爆頭,這氣,他自然忍不住,受不了!
“哥。”
“啪。”
在小姑娘慌張的大喊中,陳哥只來得偏頭躲過了這打向他腦袋的啤酒瓶。醉漢手中本來想打在呂雕腦袋上的啤酒瓶,便擦著陳哥的腦袋,打在了陳哥的肩膀上。
一瞬間,陳哥半面臉頰和肩膀,都充滿玻璃渣,鮮血流淌。
“媽的,干!”
“一起上。”
“揍他。”
眼見陳哥挨揍,這陳哥身后的幾個兄弟豈能容忍。這些人怒吼一聲,便直接沖向醉漢,要和醉漢干架。
“哥,這怎么辦?”
“大志哥?”
眼看飯店大廳亂成一團,三方人馬打的不可開交。王大志身旁的王華華和杜慶月,都十分擔憂的看向王大志,等待王大志拿主意。
“別讓他們胡鬧了。”
齊怡然看了身旁的王大志一眼,微捋耳畔秀發,露出了美艷不可方物的驚世容顏好溫婉笑容。
“嗯。”
王大志對齊怡然點了點頭,拿著手中的酒杯,嘴角閃過一絲冷笑。他微微用力,直接把這舉杯砸在了地上。
“啪!”
好看小說"buding765"微X公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