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小說

第二百七十二章 人贓俱獲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第二百七十二章人贓俱獲
“臥槽。”
“嘭。”
“哐當。”
在王大志開門并聽到中原藝伎話聲的一瞬間,他便意識到了不對。而同時,他也在門外便看到了七八個穿著制服的條子。
“臥槽,什么情況。”
王大志下意識的想關門,可當他關門的一瞬間,一個黑洞洞的槍口,便直接對準了王大志的胸口。
“呃,誤會,誤會。”
被槍口懟在胸口,王大志現在可沒法繼續關門了。他只能乖乖的舉起雙手,表示自己是一個無辜的群眾,一個什么都不知道的路人甲。
“同志,就是這里。”
這時候,一個大媽指著屋子,便對沖進屋子的十幾個條子喊道:“這里天天都有嘈雜的男女混合喊聲,一看就是在經營某些違法亂紀的勾當。同志,你一定要嚴肅處理,不要讓他們再禍害民眾。”
“大媽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嚴肅處理此事,還民眾一份安靜。大媽你可以隨時監督,如果那里有這種情況,你給我打電話,我立刻過來查!”
“好,好說。”
聞言,大媽十分興奮的點了點頭。往屋里瞥了一眼,她賠了一口:“我呸,讓你們不學好。”
“開門。”
“哐當。”
見到王大志和中原藝伎都乖乖舉手,幾個條子踹開臥室大門,便抓住了正在交易的中原藝伎的朋友,以及她朋友的客人。這倆人剛剛完事,還沒來得及穿衣服,便被抓個正著。
見到此情此景,幾個條子都發出了樂呵的笑容。在帶隊的條子指揮下,幾個條子拍照的拍照,紀錄的紀錄。
“我滴個乖乖,這是掃黃啊。”
看著面前的一切,王大志終于意識到,這不是演戲,這是傳說中的掃黃。不過掃黃掃到紅燈街,而且還是紅燈街最后一戶,王大志也是很無語。按理說應該從頭開始,一戶接著一戶的來。王大志敢保證,條子們這樣查,查到這里最起碼需要倆小時。而且,還不會抓錯一個人。
但這次,條子們顯然是直撲這里,只抓中原藝伎的朋友。他很是無語,中原藝伎的朋友就沒有打點,就沒有疏通疏通關系?
“別看我,我也不知道。”
中原藝伎一攤手,表示自己也很無語。這個朋友和她是打工時認識的,雖說關系不錯,但并不是深交好友。
“看什么看,走啊。”
兩個條子沖到王大志身旁,一個條子伸手推了王大志一下:“年紀輕輕不學好,當什么票客!”
“喂,哥們你這句話可冤枉好人了!”
聞言,王大志一臉不服的看著這個條子:“我什么時候不學好了,我明明學的很好,也做的很好。我和你們說,這事和我沒關系,我可不是票客。”
“不是票客,不是票客那你來這里做什么?”
聞言,帶隊的條子厲聲喝問王大志:“別和我扯淡,難不成,你是過來找朋友,過來做客?”
“是啊,我就是過來找朋友,過來做客。”
王大志哈哈一笑,十分痛快的回答了帶隊的條子:“你說的沒錯,我就是過來找朋友。同志,你真的誤會了。我不是票客,我是十足的好人,大好人。”
“是嗎,你是來找朋友?”
掃了王大志一眼,這帶隊的條子又看向王大志身旁的中原藝伎:“你,身份證拿來。”
“給,給,”
中原藝伎可不是王大志,她可不敢頂撞條子。在條子的指揮下,她趕緊掏出身份證,把身份證乖乖的交給了條子。
“她叫什么,那里人,今年多大?”
指著中年藝伎,帶隊的條子笑著看向王大志:“回答上來,我便同意你的說法,認為你是來找朋友的,放你走,要不然,你覺得我會放你走?”
帶隊的條子冷眼看著王大志,顯然是準備拆穿王大志的陰謀,讓王大志無地自容,乖乖和他走。
“她,她叫,她叫張雪,還是王雪來著?”
聽到帶隊條子的話,王大志扭頭看向中原藝伎,很有些尷尬不解。他記著中原藝伎和他說過名字,不過王大志這記性,還真給忘了中原藝伎叫什么。他只記著,中原藝伎的名字里,肯定帶著一個‘雪’著。
“她是那里人?”
“中原。”
“中原那里?”
“呃。”
王大志又被帶隊的條子問住了,他知道中原藝伎是中原人,但中原那么大,他怎么知道中原藝伎是中原那里人?
“她今年多大,屬什么?”
“這我怎么知道?”
王大志嘴角一抽,十分蛋疼的看向中原藝伎:“你說,回答他的問題。”
“我本名叫秦雪,中原洛陽人,屬虎。”
深吸一口氣,秦雪十分淡定的看向王大志:“我和你說過,你怎么都忘了?”
“呃……”
王大志一頭黑線,他之前沒想著和秦雪會發生什么事,所以也就沒有去記秦雪的名字和籍貫。
“一問三不知,還說你不是票客,呵呵?”
帶隊的隊長掃了王大志一眼,顯然把王大志當成了排隊的票客。不過他還真有些疑惑,一般的小妹都是一人一個房間。而秦雪和她的朋友,怎么公用一個房間?
秦雪的朋友是所里的常客了,對她這些條子都很熟悉。這個人屢教不改,拘留都沒用。
對秦雪的朋友做小妹,一眾條子都可以理解。但對秦雪做小妹,眾人都十分懵逼。秦雪相貌和身材都很好,如果她想,根本不用來紅燈區做小妹。秦雪去洗浴中心和星級酒店這種高檔場所,那都絕對可以當鎮場子的頭牌!
“兄弟,我真是冤枉的啊。”
被秦雪坑了的王大志,只好一臉無辜的看向條子:“我什么都沒做,你不能說我是票客。”
說著,王大志求援的看向秦雪。只要秦雪說一句話,只要秦雪證明她是雛。那這隊長,便沒法抓秦雪和王大志走。但很可惜,秦雪雖然沒犯錯,但面對條子,卻也嚇的說不出來一句話。
“有什么話,到局子再說,帶走。”
對幾個手下一揮手,沒和王大志墨跡,這條子隊長便讓人把王大志和秦雪帶走。
“唉,倒霉。”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雖然有一身絕世功夫,但在黑洞洞的槍口指著下,王大志也只好邁步,乖乖的和條子走出房間。
其實這也是王大志不懂法,按照法律規定,除非抓到男女用金錢交易的一幕,否則根本就不算犯法。畢竟如果未婚辦那事就犯法,恐怕十對里,有九對都是犯罪嫌疑人。
尤其是王大志這樣,連褲子都沒脫,怎么能說是犯法。別說金錢交易了,就是身體交易,王大志也沒有辦啊!
不過這事,即使王大志知道了,或許也不管用。畢竟最終的解釋權,還是在條子手里。
美N小說"buding765"W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