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小說

第一百九十七章 頓悟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第一百九十七章頓悟
“大志哥,你怎么了?”
“哦,是小月啊。”
王大志愣了一下,這才意識自己從李老爺子家出來后,竟然已經不知不覺的走回張家了。看著面前的杜慶月,他露出了頗為尷尬的笑容。
因為分神想事,剛才他還真是差一點,便一下撞進杜慶月的懷里。要不是杜慶月及時喊醒了王大志,那王大志這一下,可真會出樂子。
王大志一直把杜慶月當妹妹,王大志要是一下子撞到杜慶月懷里,把杜慶月壓在身下,那豈不是徹底鬧個大紅臉?
畢竟現在不是小時候了,王大志小時候可以帶杜慶月洗澡,現在,倆人還能一塊去洗澡?
“大志哥,你到底怎么了,我看你好像有心事?”
“沒事,沒事。”
王大志揮了揮手,不知道該怎么和杜慶月說,同時也沒法和杜慶月說。關于李老爺子說的人心,王大志似乎聽懂了,但又似乎沒聽懂。
人心太玄了,這是一個用好了可以團結一切人的成事絕招。用不好,則會傷人傷己。
王大志現在已經意識到,李老爺子傳授給他的,是真正有用的本事,是拉攏人心的手段。用古話說,李老爺子是把王大志當成了關門弟子,傳授了衣缽本事。
但這個手段卻并不好學,能學到那種程度,要看王大志自己的悟性。學好了,便是德高望重頭領,學不好,那就是一個土財主。
“小月,你說換做你是我,會不會收趙家和高家的獼猴桃?”伸手摸了摸杜慶月的秀發,王大志笑著問向杜慶月。
“大志哥。”
零零年出生的杜慶月雖然只有十八歲,但早已情竇初開。被王大志抓亂秀發,她紅著小臉,看都不敢去看王大志。頓了頓,杜慶月才用低若蚊蠅的聲音回答了王大志:“大志哥,我覺得事情的錯,錯在趙偉一家,和其它趙家人并沒有關系。”
“你能接納趙陽一家,便可以接納其余趙家人。只要這些人不再和您作亂,那他們也是我們孤石村的村民。我記得書上說過,得饒人處且饒人。”
“是嗎,得饒人處且饒人?”
聽到杜慶月的話,王大志笑了,笑的很瀟灑,但也很迷茫:“原來是這樣,我原來還沒有一個小姑娘懂事。人長大了,真會變得越來越復雜。”
掐了掐杜慶月的小臉,王大志終于悟了。他之前在楊夢婷的勸阻下,決定收趙家的桃,趙家人只會覺得理所應當,不會感謝王大志。因為王大志不僅收了趙家的桃,也收了其它村民的桃。
而現在他去收趙家人的桃,趙家人便會感謝王大志,覺得王大志不一般。或許他們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去背叛趙元利而投靠王大志,但這件事,一定會在他們心中埋下釘子。
不患寡而患不均,這句話的意思,便是不怕窮而怕不公平。趙家眾人支持趙元利,其實也沒嘗到多大甜頭。畢竟村里的甜頭,都被趙元利和幾個有能力的趙家人占去了。像趙陽家這樣的多了去,他們沒嘗到什么甜頭。
但他們之所以一直死心塌地的支持趙元利,便怕換一個人做村長,會對他們不公平。如果李老爺子要站出來做村長,那趙家人肯定沒一個不服,沒一個會繼續選趙元利。
趙元利在趙家內部,也受趙家人非議,勢利眼的趙元利,向來喜歡損公肥私,喜歡把好處留給親近人。
人心所想,其實很簡單。只要王大志能夠給村民帶來利益,解決村民解決不了的事情,并且還會對所有人都公正,那王大志便會生出威望,獲得所有村民的恭敬!
當然,這公正只是相對的,天下間并沒有徹底的公平。但只要做的不太過,誰都不會計較。農村傳統,便是用本族人,信得過本族人。但在提拔杰出本族人的同時,也提拔杰出的外族人,這便是公正。提拔愚蠢的本族人而打壓杰出的外族人,這便是不公正。
“去吃飯吧。”
捏了捏杜慶月似乎嫰的要滴出水來的小臉,相通了的王大志咧嘴一笑,便邁步走進了張家。他已經想明白了這一切,不過其中還需要一個臺子,一個聯系王大志和趙家的臺子。
王大志不可能自己去上趕著收趙家的獼猴桃,畢竟是趙家人來求王大志,王大志再大人有大量的,去收趙家的獼猴桃。而這個人,則非趙陽一家莫屬。
趙陽一家即是趙家人,又和王大志關系很好。之前趙偉一事,所有人都來逼王大志,只有趙陽一家沒來。這個人情,王大志自然會記得
“大志哥。”
“大志侄兒。”
“大志。”
在王大志走進張家后,一眾吃吃喝喝的村民,都笑著對王大志揮手示意。有幾個人還沖過來,要拉著王大志喝酒。
“你們喝,你們吃好喝好。我之前剛從醫院出來,身體還有些難受,暫時不能喝酒。”推辭了眾人的敬酒,王大志看著忙里忙后,幫忙端盤子的詹秀芳和王華華,再看著高座主位,被一眾村民奉承巴結的王富貴,笑著點了點頭。
之前那事,把王家所有人都愁的憂心忡忡,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王大志覺得,再這樣愁下去,一定會得病。
所以他大開宴席,邀請所有村民來吃飯,大家熱熱鬧鬧的吃吃喝喝,好好的沖一沖喜。這不,雖然王富貴和詹秀芳一直罵王大志敗家子,但還是一臉高興的忙里忙外。誰都希望聽好話,希望自家熱鬧紅火。
來吃席的人,每個人都會提一些小禮品,雖然不值錢,但卻喜氣。而且過來的人,大部分都是心向王大志的人,這些人自然會說好話,讓現場更加融洽和熱鬧。
擺下一天宴席,也就花一萬多塊。用一萬塊錢換來全家的熱鬧,驅散頭頂的陰霾,王大志覺得,這值了。
“大志哥,喝酒。”
拿著一杯酒,喝了好幾杯的張順利便走到王大志身旁,挎著王大志的肩膀,準備和王大志好好喝一杯。
“順利,少喝點。”
從張順利手中搶過酒杯,示意面紅脖子粗,喝的暈暈乎乎的杜寶根幫自己看著點后,王大志便拉著張順利,把張順利帶進了屋子。
“大志,喝酒。”
“醒醒。”
把一股古神之氣注入張順利體內,王大志給張順利驅除了酒氣,讓張順利恢復了清醒。他還有事讓張順利去辦,喝的迷迷糊糊的張順利,還怎么辦事?
“大志哥?”
揉了揉有些發紅的眼睛,酒醒的張順利,有些疑惑的看著王大志:“大志哥你使的什么魔法,你拍我一下,我竟然醒酒了?”
“先別說這個,我有事問你。”
對張順利一揮手,王大志笑著問向了張順利:“都誰來了,趙家和高家的人,來了沒?”
“他們敢?”
一拍桌子,張順利便惡狠狠的說道:“村里所有人都可以來,就趙家和高家這兩家龜孫子不能來。之前有趙家人想渾水摸魚的溜進來,不會被我攆走了。”
“你啊。”
笑著點了張順利一下,王大志嘴角閃過一絲不屑。這趙家人還真是慫,自己剛剛干掉趙偉一家,就有人來試探王大志了。王大志很清楚,這些人的目的,還不是想讓王大志收他家的獼猴桃。
“大志哥你放心,別看我喝多了,但我盯著呢。誰都能來,但趙家和高家人,就是不能來。”
以為王大志擔心這事的張順利,立刻拍著胸口,大聲回答了王大志:“大志哥我給你盯著呢,這些混蛋想白吃白喝,那門也沒有。”
“順利,你說不讓趙家和高家人來,高家就不說了,但趙陽一家呢?”看著張順利,王大志笑道:“你說趙陽一家也姓趙,也是趙家人。可趙陽一家,我們是請,還是不請?”
“這?”
王大志的話還真把張順利問住了,因為打狼的事,趙陽和他們關系一向不錯,算是生死朋友。可現在,趙陽也是趙家人,這到底請,還是不請?
FL"buding765"微X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