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小說

第九十五章 治療武局長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第九十五章治療武局長
“那這就太好了,回頭我和范總說,范總一定會很開心。”
聽到王大志的話,齊怡然立刻笑著對王大志說道。作為范天星的秘書,齊怡然如果光有漂亮的臉龐和妖嬈的身段,那并不夠。作為范天星的秘書,齊怡然必須要接待一些發范天星的合作伙伴。
很多公司之間的合作,不是在辦公室一板一眼的談下,而是在酒桌和中,觥籌交錯和鶯鶯燕燕的談下。作為范天星的秘書,她必須要明白什么時候對什么人說什么話。正因為齊怡然的高超情商,所以范天星一開始創業時,范天星公司的很多合同,都是齊怡然拿下。
可以說,如果沒有相貌身段和情商都十分杰出的齊怡然,范天星想要把企業坐到今日這么大,最起碼要多干五年。
“范總有你這么一個秘書,真好。”
聽到齊怡然的話,王大志十分感嘆。齊怡然對范天星盡心盡力,作為范天星的秘書,的確是頗為盡責。
“這都是我該做的。”
齊怡然笑了笑,看了一眼手腕上靚麗的女式手表,她對王大志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王先生請,現在我帶你回酒店。已經是下午六點了,范總在酒店等你。”
“沒問題。”
王大志咧嘴一笑,便和齊怡然一起走下了北山。在福昕酒店,王大志便見到了在酒店等他的范天星。
“王老弟,之前老哥有事要忙,招待不周之處,還希望老弟見諒。”
拉著王大志的手,范天星十分殷勤的示意王大志坐下,又給王大志倒了一杯酒:“中午請武局長過來,是為了給老弟爭取幾個榮譽稱號。這事沒有提前和王老弟說,是老哥的不對。”
“咕咚,咕咚咚。”
倒了一杯酒后,范天星直接一口氣喝了三杯。他擦了擦嘴,笑著看向王大志:“老哥自罰三杯,老弟別介意。”
“范老哥這是那里話,這事也怪我,是我說話沒分寸。”
“咕咚,咕咚,咕咚。”
王大志同樣一口氣喝了三杯,如果說一開始他對范天星請來武局長還有意見,但在聽到齊怡然的解釋后,王大志便一點意見也沒了。他知道這次是他誤會了武局長,這事怪他,怪不了范天星。
“范總,您還不知道吧,王先生答應治療武局長了。”
在王大志和范天星都喝了一些酒,倆人之間氣氛緩和不少后,齊怡然恰到好處的,低聲對范天星說道。
“哦,真的?”
聽到齊怡然的話,范天星頓時眼睛一亮。他看向王大志,便直接拉住了王大志的手:“王老哥,你和老哥說實話,武局長真的能救?”
“能。”
王大志點了點頭,肯定的回答了范天星:“我雖然不是正規的醫生,但手里還有幾個偏放。武局長中的是奇門毒,這個毒,我有辦法治。”
“只要稍微給我一些時間,等我去山上采一些藥。我保證只需要服用三次,便可以藥到病除。”
按照古契的記憶,烏蟾毒服用一次解藥,便可以藥到病除。但王大志有些心虛,畢竟自己沒用過,所以便說出了三次。
“好,王老弟果然是我的福星。”
聽到王大志的話,范天星更是十分激動。今天下午他其實沒去公司開會,而是陪武局長去醫院檢查了身體。
醫院的專家一開始并沒有查出問題,只是說武局長有高血壓,需要療養。但在武局長說自己中了毒后,縣醫院的專家便慌了。
經過幾個專家的會診,再請來一位七十歲的老中醫后,縣醫院終于得出結論,武局長是中了慢性毒。
不過結論是得出來了,可治療的方法,卻拿不出來了。畢竟如果武局長不說,縣醫院的專家都查不出武局長中毒。連中沒中毒都查不出來,那還能治療?
倒是老中醫拿出了一個治療方案,但這個方案沒經過‘科學驗證’,縣醫院的專家沒人敢用。畢竟武局長不是普通人,如果是普通人,用就用了。即使死了,那也最多賠點錢。
可武局長不同,武局長可是堂堂的局長啊。一旦出了醫療事故,那這個責任誰背,誰能背起?
雖說不至于說武局長被治死,治療的主治醫生被拉去殉葬。但最輕,也會吊銷行醫資格證書,被趕出縣醫院。
為了自己的飯碗,這些專家沒一個敢采用老中醫的方子。畢竟連老中醫自己都說,這是祖傳的方子,能不能治好他也沒譜。
最后經過縣醫院專家會診,給出的結果便是介意轉院治療。反正這鍋縣醫院不背,武局長愛找那個醫院,就找那個醫院。
看著這個診斷結果,武局長是被氣了夠嗆。身為堂堂的局長,自己被人下毒自己都不知道。羞愧的武局長,真恨不得挖個坑把自己埋了。
但活命要緊,武局長只能夠疏通關系,準備去市里或者省城的醫院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治。
不過范天星對此不報什么好想法,畢竟這毒真是實打實的奇門毒藥。如果武局長自己不說,估計大部分醫院都檢查不出來。
連檢查都檢查不出來,還想治好,那不是做夢?
按照范天星的估計,估計武局長折騰好幾趟,也最多得到一個神醫三連。這神醫三連,便是抱歉沒救了回家等死吧。
“王老弟,武局長對我很有用,這一點相比怡然也和你說了。只要你能救好武局長,以后你的事便是老哥的事,老哥只要能辦,那絕不推脫。”
拍著王大志的肩膀,范天星便十分興奮。他越看越覺得王大志不一般,先不說救他時,臨危不亂的鎮定。就這一手神乎其神的醫術,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有。
范天星倒是很想問問王大志,看看王大志是和誰學的醫術。但見到王大志不愿意說,他也不好再去問。畢竟每個人都有秘密,再說范天星又不是刨根問底的人。王大志不說,那他也就不問了。
“對了范老哥,有個事不知道你注意沒。”
喝了一杯酒,一直盯著齊怡然看得王大志,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天你出事時,沒喝酒吧?”
“嗯,沒喝。”
“范老哥,那天我在你車里聞到了酒味。”
看著范天星,王大志似醉非醉的說道:“范老哥,我在你車里聞到了酒味。既然你沒喝酒,這個酒味是怎么來的?”
“車里聞到酒味,車禍,醉駕撞車。”
聽到王大志的提醒,范天星立刻意識到了不對。想想那天車內不知誰給他放的一瓶酒,顯然這不是巧合,這是早有預謀。
“老弟,這事是老哥疏忽了。”
眼中閃過一絲寒意,范天星已然意識到,是有人想害他。面對想害他的人,范天星絕不會客氣。看到一直盯著齊怡然看得王大志,知道王大志意識的范天星,便給齊怡然使了個眼色。
“怡然,你好好陪一下王老弟。我有點事,先出去一下。”
快看"jzwx123"威信公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