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小說

第六十一章 走為上計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第六十一章走為上計
“大志,怎么辦?”
“大志哥,要不和他們拼了?”
拿著一把開刃的環首刀,魏鵬額頭上青筋暴起。雖然敵方人多,但趙江小弟拿著的砍刀和他們手中的環首刀比起來,長度卻是差了一半。
所謂一寸長一寸強,魏鵬有十足的把握在自己被趙江的小弟砍倒前,先拉趙江的四五個小弟墊背。
因為城市化的原因,生活在外面大城市的秦人,或許性格都變了,開始軟弱怕事,貪財好利。但對于秦嶺深處的農民而言,他們骨子里卻依舊有著老秦人的本質。處于劣勢時,雖然人少,但拼著不要命,也會拉對方幾個人下馬。
換做俗語,便是殺一個不賠,殺兩個還賺一個。
在別的地方,這樣大規模的械斗或許足以震動市里的高官。但在秦嶺深處,卻是十分常見。基本上只要不死人,即使殘廢幾個,鎮上或者縣里也能壓下去。
“拼個屁,他們人多勢眾,我們人少勢小。拼什么,沒事找死?”
聽到魏鵬的話,王大志照著杜寶根和魏鵬一人踢了一腳:“還愣著做什么,上車跑啊。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孫子都知道,你們不知道?”
“這?”
“這個?”
“趕緊走,你去開車,倒車趕緊走。要干架也不是現在,下次把兄弟聚在一塊,人多了再和他們干。”
看著有些愣神的魏鵬和杜寶根,王大志吼了一聲,便讓兩個人趕緊走。開什么玩笑,這場面如果不走的話,他們哥幾個都要折在這。
雖然王大志一打三個五個沒問題,但是一打三十,王大志還真沒這個本事。三十幾把明晃晃的砍刀,王大志看著也發怵。
“走。”
“快上車。”
“轟隆隆,隆隆。”
在趙江的一群小弟沖到貨車跟前時,杜寶根已經成功啟動了汽車。面對加了油門的汽車,趙江的小弟雖然人多勢眾,但也不敢擋在車頭前,去賭命。
“媽的,我砍。”
不敢擋在車頭前攔車,但卻并不代表趙江的兄弟不敢砍人。這三十幾號趙江的小弟沖到貨車的車廂,便揮刀就砍。有幾個膽大的小弟,甚至還想沖上車,去砍站在車廂內的王大志魏鵬和陳可與羅嵐。
陳可與羅嵐本應該坐在駕駛室,但因為剛才上車上的太急,馮亮坐在了副駕駛,所以她們也就只能跟著王大志和魏鵬,上了車廂。
“滾,給我滾下去。”
“誰敢上來,那我砍死誰。”
伴隨著汽車發動,車廂內魏鵬手持大砍刀,成功的逼退了幾個想跳車的趙江小弟。畢竟誰先上誰先挨砍,雖然第二個可以成功的砍在魏鵬胳膊上,廢了魏鵬。但這些趙江的小弟,可誰也不愿意做第一個。
“哎呀。”
這時,因為汽車啟動,沒站穩的陳可腳下一滑,便由車中間向著車邊摔去,而車邊,一個本想砍貨車車身的趙江小弟,此刻卻變成了一刀砍向陳可的脖頸。
“陳醫生。”
“陳可姐姐。”
看到這一幕的魏鵬和羅嵐都嚇了一跳,如果被這個趙江小弟一刀砍實,陳可怕是今天就要交代在這里。持刀防備的魏鵬,因為距離陳可較遠,沒法拉住陳可。
蜷縮在車頭欄桿,抱著水果本是一副輕松看戲模樣的羅嵐,此刻也急了。她終于明白,這不是演戲,這是真刀真槍的實干。
“陳可姐姐。”
松開一直抱著的西瓜,任由西瓜跌成幾半,羅嵐便想伸手去拉陳可。
“抓緊了。”
制止了羅嵐的動作,關鍵時刻王大志直接向陳可撲去。不過他并沒有去拉陳可,而是直接伸手抓住了這個趙江小弟砍向陳可的砍刀。他知道現在拉陳可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奪刀。
“噗嗤。”
伴隨著鮮血四射,王大志直接赤手空拳的抓住了這個趙江小弟砍來的砍刀。在這砍刀刀刃碰到陳可秀發時,被王大志揮手抓住。
王大志以手掌直面刀刃,刀刃在砍入王大志手掌后,被王大志的骨頭和古神之力抗住。幸好有古神之力,否則趙江小弟借勢劈來這一下,足以讓王大志的手掌斷為兩半。
“咕咚。”
“咕咚。”
“咕咚。”
徒手接刀,這血腥的一幕徹底震住了趙江的一眾小弟。甚至一刀砍中王大志,被濺了一臉鮮血的趙江小弟,更是放下砍刀,轉頭就跑。毫無心理準備,本以為只是砍車廂的他,那里會想到發生這么滲人的一幕。
“王大志,你瘋了!”
任由王大志的鮮血灑在自己身上,抓著王大志的胳膊,看著王大志鮮血流淌的手掌,陳可焦急的喊出聲。
“我不這樣,你就沒命了。”
對陳可咧嘴一笑,王大志踢了車頭一腳,對扭頭往回看的杜寶根吼道:“愣著做什么,開車,跑啊。”
“哦,哦,哦。”
“嗷。”
聽到王大志的話,愣住的杜寶根這才反應過來。來不及問王大志有事沒事,杜寶根趕緊一腳油門踩下,開車邊跑,他并沒有注意到,因為角度問題,他在開車出巷子時,正好碾斷了一個趙江小弟的雙手。
說起來也是這個趙江小弟倒霉,他本想搬石頭堵住貨車的輪胎。但誰知杜寶根卻突然加速,躲避不及的他,便被碾碎了雙手。
最終,在一眾趙江小弟愣神的幾秒鐘,杜寶根駕車,帶著坐在副駕駛的馮亮和坐在貨車車廂的王大志魏鵬和陳可羅嵐幾人,沖出鐵匠鋪的巷子,向著孤石村趕去。
“王大志,你這樣手會斷。”
小心翼翼的用酒精棉給王大志清洗傷口,陳可豆大的淚珠一滴一滴的往下落。看著王大志深可見骨的傷口,她心疼欲裂。
“那也總比你沒命的好。”
咧嘴一笑,王大志伸手給陳可擦了擦眼淚:“哭什么,我又沒死。再說你剛買了這些急救包,也真好給我試試。”
“你還笑?”
“那我總不能哭吧?”
“你。”
瞪了王大志一眼,陳可小心翼翼的給王大志包扎傷口。而一旁的羅嵐則是有些坐立不安,她想幫忙,可有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嚇到了?”
王大志摸了羅嵐的秀發,揉亂了羅嵐的秀發,王大志笑著說道:“別怕,都是小傷,沒大事。”
加我"jzwx123"微X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